香港新聞網 ? 正文
<首頁 > 視頻 > 正文

田啟文:擔心香港電影業“一下子就沒了”

時間:2020年10月09日 09:07  稿件來源:中國新聞網

  【解說】近期,香港各行各業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嚴重,電影業也不例外。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會長田啟文接受記者專訪時表示,受到疫情、政府“限聚令”及投資減少的影響,從2020年初至今,香港電影圈只開拍了幾部電影,而2019年則有53部電影完成拍攝。

  他稱,香港電影業正在面臨前所有未有的海嘯,業界受到的損失不可估量。他擔心會有八成以上的電影基層人員流失,香港電影再無希望。金像獎主辦方也已經破天荒地宣佈將兩年合并成一屆,第40屆頒獎禮延至2022年舉行。

  【同期】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會長 田啟文

  因為我們去年的時候,社會運動就已經導致我們的制作量和拍的題材已經約束了,我們的制作量已經少了,那個時候已經覺得是很大一件事,但是如果再加上新冠肺炎,基本上是“海嘯”了,直接沒電影可拍,如果你不是有一定的競爭能力,或者有一定的基礎。比如如果你早一點就清醒了,你可以自己尋求穩定,比如我先進電視臺,或者我去到內地發展,這些都可以的。(現在是)雪上加霜,將我們整個行業的基層(淘汰),而我最擔心的就是,當這些人他們一旦走了之後,但是也都是沒有辦法,也都不可能不走。

  【解說】疫情爆發後,沒戲可拍,戲院停業,香港電影圈的從業人員也出現轉行現象。田啟文表示,有的燈光師轉行做保安,有的副導演轉做地盤散工。他稱他從影41年,即使算上非典時期,他也沒這麼害怕過。

  【同期】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會長 田啟文

  我以往(對香港電影)的擔心和今時今日的擔心是有很大的差別,因為原因是我看不到出路!這個出路不是說是我個人的問題,我是看行業的出路,因為我們本身香港的電影的競爭力,我在想我們整個香港的電影業會不會一下子就沒了?這個是我自己最擔心的事情。

  【解說】而香港知名導演高志森表示,他的公司2020年本來有兩部電影要拍,合約已簽,但都因疫情推遲了。雖然自己公司受到疫情影響還不算大,但是他聽聞了很多同業者轉行送外賣、開出租車的故事,感覺非常心酸。

  【同期】香港知名導演 高志森

  我聽到很多故事,很多(電影)人都轉行,很多人去送外賣,很多人去開優步車,我聽到是不開心的,有時候我坐的士,我見到一兩個從業者,他們會做散工,就是開的士,我不是說開的士有什麼問題,大家都要生存,但是我們一生的技能是電影,我們接著都希望用電影這個媒介去繼續發揮我們的工作能力,或者作為我們找工作的一個職業。

  【解說】田啟文認為,香港電影面臨結構性困局,因為香港本土市場太小,不足以收回投資成本。

  【同期】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會長 田啟文

  我們的本土的市場是不足以收回(電影投資)的錢,為什麼之前我說過,我們現在沒有中層(投資金額)的戲?因為這些中層的戲你收不回錢,現在只有一些幾百萬(投資)的戲,幾百萬的戲還有機會(收回錢)。但是我們一有超過800萬的投資,我們就收不回錢,計算不了這個成本,一旦這樣,投資者就不投資,不投資工作人員想開工都沒有機會。

  【解說】香港曾經有“東方好萊塢”之稱,電影業是香港社會值得驕傲的特色產業,但是如今面臨衰落局面,田啟文和高志森均表示,業界應該多想辦法解決此困境,最好的出路是推動香港電影向香港以外的市場發展。

  【同期】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會長 田啟文

  所以說我們要不斷想一個持續性地去讓(香港電影)行業不斷地先保持住(的方法),接下來一步再大一些的目標當然是希望有更加大的理想,考慮是不是在(粵港澳)大灣區發展。

  【同期】香港知名導演 高志森

  我已經積極去思考,如何將香港電影轉型,轉型到成為中國電影的一部分,於是我們就可以在十幾億人口的市場裡面去思考、去生存,我們要將我們(香港)電影變成大灣區電影的重要構成部分,甚至成為主要的力量。

  記者 鄭昊熹 張宏偉 香港報道

【編輯:劉惠瓊

  • PRINTED BY: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/F.,Global Trade Square,21 Wong Chuk Hang Road,Southern District,Hong Kong
    Tel: (+852) 28561919 Fax: (+852) 25647453

    云南云南时时彩走势图